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梦想之都】(177)
【梦想之都】(177)
>
字数:542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Chapter177三女

  实话实说,玲珑那一双肉球真的是硕大无比,压在身上比双手的感觉不知强了多少倍。就算司徒帼英是女的,也能清晰感受到摩擦之间两对肉球产生的共鸣。
  「姐姐,你真的好美哦……」玲珑说着说着,嘴巴已经来到了司徒帼英的嘴边。然后舌头慢慢探了出来,然后两人的呼吸声都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「嗯……玲珑妹子……我……嗯……」司徒帼英咬着嘴唇,眼睛又再闭上。玲珑的双手像是充满了魔力一般,把那多日未现的欲望拉了出来。

  热吻之后,玲珑手口并用,缠着司徒帼英的双乳按摩起来。只见两颗乳头在刺激之下开始产生了变化,司徒帼英的声音也随之不同:「嗯、嗯……玲珑……呵……玲珑……」

  玲珑的舌头和双手随即沿着司徒帼英的小腹继续下滑,很快就接触到了内裤。「姐,你真的美极了,我好喜欢你哟!」玲珑的双手慢慢拉下了司徒帼英最后的遮掩,隐约看到两片大阴唇似乎已经打开。

  「啊……玲珑……嗬、嗬……玲珑……嗯……」司徒帼英全身都似乎因为快感的增加而抖动起来,双手不知何时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揉动起来了。

  玲珑随即把头埋在了司徒帼英的双腿之间,舌头好像在刷漆一样在她的外阴上下扫动着。「嘶……啧……嘶……」舌头带着口水发出让人迷乱的声音,司徒帼英的小穴也湿润起来。只见玲珑把舌头挺直,舌尖就从司徒帼英的肉缝中挤了进去。「啊、啊、啊……玲珑……啊……」司徒帼英马上给予激烈的反应,好像在鼓励玲珑一般。

  玲珑随后也脱了个精光,拉起司徒帼英的一条腿,半躺在床上,侧着身子交错地将双腿夹过司徒帼英的身体,让两人的私处对接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床上随即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呻吟声、喘息声,两女扭动着自己的阴部,享受着快感的欢愉。

  当呼吸声渐渐放缓的时候,司徒帼英放软身子正想休息一下。玲珑已经飞快地从隔壁房拿来了一条腰带,带上别着一支双头塑料阳具。一边直挺挺地向外伸出,另一头像钩子一样勾进了玲珑的小穴里。

  「啊、不……不……玲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司徒帼英来不及反抗,玲珑已经挺着那塑料玩具插入了她的阴道里。接着又是一阵销魂的声音,听得让人血脉贲张不能自已。

  玲珑跪在司徒帼英的双腿之间,双手撑开司徒帼英的双腿,让那假阳具能完全地插进深处。而玩具本身还带着震动,让两女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……

  良久,呼吸声恢复正常的玲珑问:「舒服吗姐?看你的样子憋了很久了!」
  她一脸坏笑着搂着司徒帼英,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  司徒帼英没有说话,因为她也不懂怎么回答。说「是」就觉得好像自己很淫荡的样子,说「不是」则刚才的反应已经证明她在说谎。

  玲珑又再司徒帼英的脸上亲了几口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「早些休息哦姐,你明天要上两班哦!」

  司徒帼英不敢再搭理玲珑,躺在床上等自己平静下来。接着她出了房间走到玲珑房门外听了听,套房内的浴室正传来「哗哗」的水声。于是她才安心地用另一个浴室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个遍,然后快速地返回了床上。

  第二天醒来后,司徒帼英发现玲珑看她的眼神起了微妙的变化。同是女人,司徒帼英当然明白那种眼神代表着什么。除了玲珑的眼光起了变化,司徒帼英之后还发现柔悦看她的目光也有些不一样了。不过不是欣喜,而是嫉妒,强烈的嫉妒。

  幸亏之后的几天大家的时间表都对不上,司徒帼英没有机会待在家里和她们独处,因此再没有什么发生。不过司徒帼英的脑子已经飞快地分析起来:「难道玲珑和柔悦是同性恋的?看她们那紧密的关系,也没什么奇怪的。」

  那晚玲珑用的双头按摩棒成了司徒帼英分析的重要证据,因为普通女人就算要自慰也用不上那种东西,那是分明给两人使用的。但是令司徒帼英不敢相信的是,玲珑可能对她有些意思。要不然玲珑不会出现那种暧昧的目光,而柔悦对司徒帼英隐含的对立态度也可以证明。

  「哎哟,这可怎么办?」司徒帼英不禁有些彷徨,「原本只是说拉近关系而已,谁想到她两人是那种关系。而且现在自己也陷在里面了,搞不好会影响侦查工作的!」

  按照这三个人的性格,玲珑其实是最适合帮助司徒帼英的。柔悦次之,欣馨肯定是末选。司徒帼英想:「如果现在和玲珑柔悦划清界线,可能之后就剩下欣馨可以帮自己了。最要命的是当初自己积极地想加入她们,可能玲珑会错了意,现在说不玩了恐怕……」

  想起面试受到的委屈,司徒帼英怎么也不想就此打住,要不之前的气就白受了。她转念一想,就算自己不是同性恋者,和玲珑玩一下也没什么所谓了。
  反正就当作自己的发泄也可以,之后把任务完成了就可以全身而退了。
  「但是如果我和玲珑搭上了,那柔悦怎么办?」司徒帼英想,「以玲珑和柔悦此时的关系,恐怕很难撇开柔悦。这么一来三个人就成了三角关系,她可不敢保证柔悦能和自己和睦相处。」

  与其躲躲闪闪的,不如主动出击。司徒帼英咬了咬牙,自己给自己打气:「干脆豁出去了,把那柔悦也拉进来吧,这样就可以有两个人同时帮我,侦查任务也可以快些完成。而且一旦建立起这三人关系,玲珑也不会只盯着我了。」
  于是司徒帼英逮着个机会对玲珑说:「玲珑妹子啊,这段时间你好像对柔悦有些冷落,这可不行啊。你看,柔悦妹子对我好像有些怨言了。要不这样,让柔悦也加入我们的游戏你看怎样?」

  玲珑似乎有些意外,看了司徒帼英两眼才道:「柔悦有意见?不会吧,前两天还玩得挺欢的。哦,我知道了,是不是姐你原本就对她有意思,借我搭桥呢是吧?」

  司徒帼英赶紧道:「没有,没有,怎么会,我也喜欢玲珑你啊!」

  玲珑嬉笑着道:「呵呵,肯定是肯定是!好啊,我以后不理你了!」

  司徒帼英看见玲珑如此表情,知道这事应该可成了,也赔笑着道:「唉哟,别那么小气嘛,大家都是好姐妹对不!」

  言语之间司徒帼英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,一下子可以拉拢两个助手,她对接下来的工作是充满了信心。

  不过司徒帼英的如意算盘只是一个人打,另外两人是什么想法她却不知道。正如司徒帼英所推测的,柔悦和玲珑就是一对。但是柔悦对于司徒帼英的加入其实是不乐意的,全靠玲珑撑着。

  本来玲珑开始以为司徒帼英只是对她有意,所以经常借故亲近。当司徒帼英提出三人行的想法后,玲珑心里也对司徒帼英有些不满,以为司徒帼英的最终目标只是柔悦,自己只是牵线的人。

  无论怎样,当司徒帼英提出了三人行的建议后,之前有些尴尬的气氛开始消除。她们三人也再一次有说有笑地,似乎比以前更亲密了。

  这天碰巧是司徒帼英和玲珑一块上班,临近下班的时候,玲珑神秘地笑着对她说:「姐,今天柔悦休息,我们下班后就赶紧回去吧!你先洗个澡,我们在房间等你哟!」

  三人行提出后,其实司徒帼英等三人还没真正试过。今晚玲珑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,不过司徒帼英还是想着能免则免。

  司徒帼英对于普通的性爱完全没有问题,但是如果对方是女的她心里就总是有条梗。之前经历过刘莹和玲珑的尝试,虽然身体是有感觉,但始终和男性不一样。

  这次要三个女性在一起,司徒帼英实在无法想象到时候是怎样一个画面,于是她故作忸怩地道:「今晚?在房间里?欣馨也在家的,那怎么能行?」

  玲珑又是一笑道:「嘻嘻,我早有安排,已经让经理把她调到下一班。
  你看,她不是来了吗,现在家里就只有柔悦一人而已!「

  司徒帼英实在没办法,只好任由兴奋的玲珑搂着直奔回家。临近洗澡间的时候玲珑还对她说:「姐,准备好一点再进来哦!」司徒帼英一边洗澡一边想着有什么法子能脱身,但是直到把身子擦干净了还是没有头绪。

  「既然选了这条路,就只好走下去了。」司徒帼英自我安慰了一下,干脆连内衣也不穿了,披着浴袍就走向玲珑和柔悦的房间。

  司徒帼英一推开房门,顿时傻了眼。只见玲珑穿着一套黑色的三点式,脚上是一双高跟凉鞋。黑色的衣服和没有丝毫修饰的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,冲击司徒帼英的视线。尤其是那胸前的一对肉球,大有冲断胸罩绳子的趋势。

  另一边的柔悦也是性感异常,穿着一套白色的内衣微笑着看着司徒帼英。
  只见那件塑身内衣紧贴着柔悦的胸部和小腹,让身体的线条完美地展现出来;内衣挂着吊袜带,连着腿上的一双超薄白色长筒丝袜;白色的超高跟鞋子让柔悦看起来比司徒帼英还高;那条丁字裤隐藏在吊袜带之下,不仔细看还以为柔悦连内裤也没穿。

  玲珑高叫起来:「姐,你怎么就这样进来了,还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啊?
  我不是告诉你要好好准备吗!「

  司徒帼英哪想到是要这样子准备,顿时显得有些为难,扶着门框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这个……」其实司徒帼英脑子里正在想着自己该回去拿些什么衣服穿上,但是一向以来「性感」都不是她的风格。

  玲珑跨步到司徒帼英跟前,拉着她走近房间里道:「呵呵,姐没准备好,要罚,要罚!」

  司徒帼英委屈地道:「不是,不是,我不知道啊!冤枉啊!」

  玲珑搂着司徒帼英笑道:「不管,不管,就得罚!」她说得倒是轻松,不知道这「罚」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柔悦也道:「好,好,罚就一起罚,给个机会玲珑姐你一起罚两个人呗!」
  司徒帼英本来有些害怕,听到柔悦说两个一起罚,心里顿时放松了一些。
  玲珑说:「好啊,两个一起罚也好,我们一起玩个游戏。不过上官姐这个浴袍就有些不雅,我们一齐先帮她换换装吧。」

  「哇!姐你身材好好哟!」柔悦一把拉下司徒帼英的浴袍,夸张地惊呼起来。旁边的玲珑也道:「我不早说过了吗,快,帮姐换上衣服。」

  「不,不,我……我自己来……」司徒帼英显得有些拘谨,想回到房间自己随便穿上些衣服。

  玲珑和柔悦那肯放开司徒帼英,两人合力拿出了衣袜就往司徒帼英身上穿。很快,司徒帼英的身上就套上了一件蓝色的连体紧身内衣,胸前还有蕾丝雕花。不过尺码好像小了一些,一双美乳的上半部分都露了出来。

  又是三几下功夫,一双长筒黑丝就已经套在司徒帼英的腿上,接着还有一双黑色的高跟鞋。然后玲珑把司徒帼英推到镜子前道:「看,多好看,姐真的是美极了!」

  司徒帼英看着镜中的自己,思绪也不知不觉地被玲珑所牵引。一直以来「性感」都不是她所追求的,而且她也没怎么在意自己的样貌和身材。此时镜子正在展示着一个从未有过的司徒帼英,一位性感的女郎。

  当司徒帼英正陶醉在镜子前时,玲珑「哐」一下就把一个金属项圈套在了她的脖子上。司徒帼英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柔悦颈上也有了这么个玩意儿。
  玲珑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道:「好了,今天我们先玩个小狗游戏,我当然就是狗主咯!来,两只小狗,先爬过来主人这!」

  「小狗游戏?」司徒帼英的脑袋「嗡」地一声巨响,看到柔悦手掌和膝盖着地在地上爬的时候,她有种口瞪目呆的感觉。

  司徒帼英从来没想过这事会如此发展,现在她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听到玲珑催促的声音,司徒帼英「扑通」一下跪了下来,慢慢地用手掌撑起了身子。
  「怎么会这样?她们怎么还要玩这些游戏,不是、不是……」司徒帼英看着不断往后的地面,心里仍是十分犹豫。

  玲珑这时带着命令式的口吻道:「来,一人一只脚,帮我舔一下。」

  司徒帼英又是全身一震,惊讶地看着玲珑,又看看柔悦。柔悦此时已经跪在玲珑跟前,托着玲珑的一只脚掌用嘴巴含住。

  司徒帼英浑身哆嗦了一下,不知怎地也学着柔悦的样子托抬起了玲珑的另一只脚。不过她凝视着眼前这细嫩的脚掌,怎么也无法张开嘴巴。

  虽然眼前的这只脚掌看上去小巧精致,也不致会有恶心的情况。但是司徒帼英此刻只是想:「有没有搞错这两个人,怎么玩这些游戏,是有意让我难堪吗?」
  司徒帼英心里可说对了,这游戏是玲珑早就想好了要玩的。因为她恼怒司徒帼英借自己接近柔悦,因此有意地要捉弄一下司徒帼英。

  既然司徒帼英不动嘴,玲珑就动脚了。只见玲珑脚掌前伸,用大脚趾贴着司徒帼英的嘴唇道:「快啊姐,妹妹等不及了,快啊!」

  闻着玲珑的一阵体香,看着眼前白嫩的脚趾头,司徒帼英的脑袋有开始走神了。玲珑的脚趾头随即撩开了司徒帼英的嘴巴,在司徒帼英的牙齿上轻轻刮着。
  「姐,你快舔呀,快舔!妹子我痒得不行了,你快点嘛!来,要整个脚趾头含着才行,快些来嘛!」

  司徒帼英只觉得头皮发麻,耳朵里满是玲珑那爹声爹气的声音,僵硬的舌头好像松动了一些。

  「啧……嘶……嘶……」一旁的柔悦捧着玲珑的脚掌早已吮吸起来了。
  只见她一会儿含住玲珑的脚趾头,一会儿又伸出舌头来回在脚背和脚底舔着,发出阵阵梦呓的声音。

  司徒帼英只觉得一股气压在胸口,最后终于一口咬住了玲珑的脚掌。玲珑顿时兴奋地叫道:「好舒服哟,姐舔得真好,舒服死我了!」

  俗话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当玲珑的脚掌离开了另外两人的嘴巴时,她继续发号司令道:「好了,我们接着举行第二个游戏,是一个比赛哦。输了的那位可要接受最后一个惩罚,赢了的就可以开始……嘻嘻嘻……」

  「怎么?这还有完没完啊?」司徒帼英心里埋怨着,正想站起来又被玲珑压着继续趴在地上。

  玲珑转到司徒帼英身后,一手就抄住她的乳房道:「别心急嘛姐,还不到起来的时候哟。来,双腿分开一些嘛,分开会比较舒服的。」接着玲珑的另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司徒帼英的两腿之间。

  旁边的柔悦也爬了过来,伸出舌头就对上了司徒帼英的嘴巴。司徒帼英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,就已经前后同时受到玲珑和柔悦的夹击。

  「嗯……妹子……嗯……等、等……」司徒帼英觉得有些招架不住,扭着身子想说些什么。

  玲珑哪容司徒帼英反抗,双手的速度又再加快。接玲珑拿出一支假阳具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顶开了司徒帼英的小穴。

  「啊!!!」司徒帼英惨叫一声,接着就是源源不断地刺激冲击着脑袋,让她顿时又没了主意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